世界杯随想

随着昨晚阿根廷和荷兰0:0打平,2014世界杯也走到了最后一程只剩下巴西和荷兰的3/4名比赛和德国及阿根廷的决赛。虽然没怎么熬夜,但睡觉前特别是有自己支持的队比赛的前一晚睡觉前,心里总觉得有点事那感觉也很是微妙。

好些事给我留下了印象。

一是16强比赛德国vs美国开赛前全场高唱国歌。现在社会上、公知中有一种说法叫做爱国主义没有任何优点是害群之马,每每他们举例的时候都是拿国外特别是美国举例,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正好相反。“星条旗永不落”不仅要唱还要右手放在心脏前唱,你看比赛现场这几万人带着骄傲带着自豪高唱国歌,你不动容也动容。

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情绪是很强烈的,形势丰富、花样翻新。说到唱国歌,美国各种重大公共活动时奏唱国歌是少不了的环节,而且动辄是请当地名流、名媛,演艺明星大腕来,而这些人也以唱国歌为荣。重大场合的国歌演唱甚至会有军乐队、仪仗队等来站台烘托气势,再隆重一点的举国关注的焦点比赛那还要在高潮“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这句时来个战斗机箭型穿越天空。当然,组织者一方面的考虑是通过明星本身带动活动的影响力,但同时这明星大腕的国歌演唱也把爱国主义根植于民众心中。美国的国歌虽然有曲有谱,但大腕们唱的花样翻飞,调还是那个调但各有各的特色,美国人不会在乎你这没有按照标准音,政府更不会去管这些。

惠特尼休斯顿在某年超级碗上的国歌演唱:

碧昂斯在奥巴马就职典礼上的国歌演唱,和休斯顿的版本是不是不太一样?

这是某年美国职业棒球联赛MBL之前,泰勒斯威夫特的版本,是不是更加小清新?

各种花样翻新,各种形式各异。记得2002年还在高中时,某一个同学说看一场中国队的比赛胜过爱国主义教育的千言万语,那时不时能听到这种赏心悦目的国歌表演不同样也是一种很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吗?相比较美国而言,我们的是不是太死板了呢?

顺便附送一个国内我觉得编排的很好的, 国歌的没找到找到个军歌的,1分30秒之后一个变化节奏,效果其实很好。最早是在国外听到,当时就有不一样的感觉。

说远了,还是说回世界杯来。

这届世界杯和朋友聊天时的感触是,要感谢瓜迪奥拉的Tiki Taka。正是因为瓜迪奥拉把Tiki Taka的巴萨带到了一个无人能及的高度让全世界去琢磨怎么破解,世界上的名帅才推动了现代足球的发展。过去足球是球星和他们身边的朋友的游戏,现在则是整体足球。对战术的执行、球队整体配合和效率的追求,大过了球星个人发挥所能带来的影响。

德国队就是一个好例子。这支德国队有天才的球员,更有脚法细腻的球员如厄齐尔。但我们在球场上压根看不到厄齐尔花哨的脚法更多的是看到他一脚出球。这是德国人整体足球的战术。牺牲个人才华上的天赋换来整体运转的平滑性、有效性及纪律性。我们甚少见到这支德国队靠着球星的灵光一现决定比赛,但是我们也看到这支德国队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哑火或者状态不佳导致比赛无法顺利的完成。

换句话说,这支德国队在比赛中的风险是可控的

我记得2006年德国队在本土掀起青春风暴、从以往高举高打的长传冲吊改为细腻的地面配合时,克林斯曼和勒夫就说过,地面配合的成功率和可控性要高于长传冲吊,地面配合能够把比赛的进程掌握在自己手里。至理名言。现在回头看生活中和工作中,才慢慢明白风险可控的奥妙所在。效率和风险,固然是天平的两端一个压下去一个就抬起来,难就难在在这之间找个平衡。

但不管怎么说,这是现代足球的一大进步。所以本届杯赛上,我们很难看到球星千里走单骑,很难看到他们的高光时刻。现代足球已经又发展了一步,现在可能暂时不是球星改变世界的时代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德国和阿根廷之间看好德国的原因。

壮丽夏威夷

去美国的第一站是夏威夷。夏威夷我们主要游玩了欧胡岛(Oahu Island)、和大岛(Big Island)。这里要说一句,所谓的大岛Big Island不是一个准确的称呼,这个大岛的名字就叫做夏威夷Hawaii。出处

夏威夷的亚洲人很多,特别是檀香山,难怪国父孙大炮筹款都在檀香山筹款。“檀香山的同胞们,你们捐钱,我们捐命”。当地人看起来和美国本土居民也很不像,不知道是因为当地土著人的血统还是因为和亚洲人混血的缘故,长得都很像Kelly Hu。看了一下维基百科,菲律宾后裔、日本后裔、中国后裔、韩国后裔加上夏威夷本土土著占去了夏威夷人口的42.4%,怪不得满大街看上去都是亚洲人……

欧胡岛我们去了大风口(Nu‘uanu Pali),钻石山(Diamond Head),珍珠港,伊奥拉尼王宫(ʻIolani Palace),至于什么沙滩的另算。如图所示,其实夏威夷檀香山、甚至欧胡岛的旅游,就是沿着H1公路东转西转。(很遗憾Google Maps在国内又打不开了……)

所谓大风口,其实只是Nu‘uanu山谷的一处悬崖,能够看到欧胡岛东北部的全景。而钻石山也没有钻石,只是一个死火山。有一条山路可以到山顶上,看到维基基(Waikiki)市的全景。旅行团喜欢带团员起这两个地方。我选择这两个地方其实是因为……因为我也是照抄旅行团的行程。

欧胡岛的风景还算可以,但远不及人们印象中“夏威夷”的水平。领导一直不喜欢这张,说这张不漂亮,但我却很偏爱。大风口大风口,的确风很大,刚到美国时的兴奋和刚经历如此大风的激动,都在这图片里。原图。我喜欢这自然的表情,原图更清晰些。

在夏威夷总是让我想到美剧Lost中的热带丛林,而夏威夷也的确是Lost的主要取景地。最初看Lost的时候,还是韩旭拷贝给我的:他们大学网络无下载限制。而如今一晃N年过去,我们大家也都天各一方。

在钻石山上看欧胡岛的某一个市。这里要说一句,国外与中国不同的是,“市”在他们那里只是一个很小的地区。同我们一个市下面有区、区下面有县不同,国外的“市”就是那市中心的一块地方。好比在之前的地图上,讲起来虽然我们住在“檀香山市”,但其实我们是住在维基基市:檀香山是Honolulu,我们在Waikiki,两者很近,开车十分钟。这个经验在去大城市找住宿的时候很有用,不一定拘泥于住在所旅游的城市,可以住在目的地的旁边,路程无非是开车个十几分钟,但住宿费用却可能少很多很多。我们在之后的旅行中,因为这个原因,有过惨痛的教训。

檀香山是我们美国旅行的第一站,也是我们在美国开车的第一站。美国人开车给我留下的印象相当深刻。他们甚是遵守交通规则。檀香山没有堵车,只有车拥堵的时候。即便如此,每条车道上的车都是规规矩矩,从没有看到过有人插队、夹塞。例外的是我们这种游客,有时候因为对路不熟悉,所以需要变道的时候,美国人都很友好的让我们过去。这种对规则的遵守和全民素质的水平,让我叹为观止。

以我们对规则的蔑视、对他人的不尊重,我难以想象我们如何能够能赶上他们。

先说这么多,回头再说说珍珠港和我觉得夏威夷最美丽的火山国家公园。

美国重游

2013年12月20日到2014年1月5日之间,去了趟美国旅游。刚刚回来,趁着记忆还清楚,写一点点点滴。不是游记,因为这次对来我说基本算是领队而不是纯旅游;不是感想,因为我总觉得十来天的旅游哪能有什么深刻的感触或者见识。

西部的旅游路线:

东部的旅游路线:

几点感慨就是,东部租车太贵,是的,在东部的三天我们租了两部车花去了我们10000多块人民币。

和中国的“大城市”不一样的是,美国的城市通常很小(我说的是通常,你硬要说纽约这种和其他美国城市不一样的地方我也没法),如果自己租了车,那么在大城市如旧金山或者洛杉矶选择住宿的时候,不要选择在目的地城市,可以选择在周边的卫星城。换成中国话来说,就是你如果想去北京旅游,别住在东二环,而住在通州。你有车所以不会在乎这么每天几十分钟的开车去旅游目的地时间,同时住宿的价格也会低很多,更重要的是,在这种卫星城的饭店停车一般来说都是免费的,而在城市中停车收的费用高的不可想象。

另外,还有几点文化上的感触。

鸦片战争之前,中华文明一直是相对独立地发展的,并以其优越性,向外输出,在东亚地区形成了以中国为中心的汉文化圈。尽管它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从古以来,如缕不绝,但是,外来之物欲进入中国,须得经过中华文明强韧且持久的改造,化外来为内在,才能成为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长此以往,中国人习惯于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环视四方。清王朝正是在这种历史沉淀中,发展完备了“天朝”对外体制。

……

但是,由于文化背景的不同,英国最先进的事物,经过儒家教义的折光,顿时变为最荒谬不堪的东西。君主立宪,在皇权至上面前,有如大臣擅权;经商贸易,在农本主义面前,显为舍本求末;追逐利润,在性理名教面前,只是小人之举;至于女王主位、男女不辨,更是牝鸡司晨之类的“夷俗”;即便令人兴叹的西方器物(钟表、玻璃、呢羽等),享用赏玩收藏之余,仍可斥之为“坏人心术”的“奇技淫巧”。

–茅海建,《天朝的崩溃》,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5页,第7页

以史为鉴,共勉。

装修日记:拿房

前文说到了怎么找的装修公司,又因为这写文章的速度比装修装修进度慢的不是一定半点,所以加了一个移可视对讲。我们是先定的装修公司然后再去拿房的,这次说说拿房。

7月16日通知拿房,17日上午找了借口就溜过去。

感觉是……上了鬼子当啊,早知道过两天来拿房……各种人多,各种排队。kfs直接拿了4个门面房当作办公室,第一个房间负责审核业主资料,第二个房间是发违约金、面积多退少补的补差款、然后需要预付6个月的物业费及500的公摊水电,从这个房间出来,意味着你和kfs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接下来和物业打交道;第三个房间是物业签署各种协议,这些协议一概没看直接签字,因为你看了也没用,无法更改;第四个房间是kfs安排工作人员代你去验房、收房。

在这之前还有很多奇葩的事情。

本小区在售卖的一半、也就是一期卖完,二期正在发售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温总影帝最后一次所谓“史上最严厉调控”,那次调控虽然现在看来效果不明显,不过在当初可是的确让kfs难过了一阵,随之我们的小区也降价销售,这一下炸了马蜂窝,一期业主各种维权、砸售楼处等等。直接的后果是这次推迟交房时,一期业主对kfs完全失去了信任。除了之前说的“维权”,这次交房时很多业主对交6个月的物业费很有抵触情绪,他们认为1.9一平方价格太高,kfs没有诚信所以物业不值这个价;另外kfs现在为了省事,一律是在这四间商铺中让你把所有的字都签好,但这签的最后一个字是你拿房确认,部分业主认为我没有验房呢,凭什么要先签这个字?

其实kfs也鸡贼的很。商业贷款买房,在你拿到房产证之前,是kfs在银行给你做的担保。而拿房产证之前需要交契税和房屋维修基金,许多业主在不卖房的前提下,这个房产证是宁可不拿也暂时不去交这两笔钱的,因此kfs需要在银行给你一直担保下去。kfs为了规避自己的风险,在我们拿房的时候,在外面找了代理强制每人交房屋维修基金。这是明显违规的做法,让业主又去聚众维权一次。

本小区装修时,需要交3.5元一个平方的装修管理费(其实就是垃圾费),但物业变着法子想收钱,又弄出来一个45元一个平方的拆墙费。小区内各路神仙又发动起来,聚众维权、找到物价局,才把事情搞定。

于是大热天的各种吵架,kfs觉得这小区的人太“夹生”,物业费都不愿意交;业主觉得这kfs太黑,变着法子收钱。

这还是在拿房时。到了验房环节乖乖不得了。房屋漏水这是肯定漏,特别是顶层,每个小区多多少少免不了的,但我们小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买房,觉得房子应该一点水印都没有,有的话就是房屋质量不过关,是党国的相关部门收了kfs的黑钱,要求整改。kfs按要求整改了,但业主对kfs没信心,觉得没整改好。但老天不开眼,那两天不下大雨,无法看防水的效果,于是就僵在那里。现在还有业主每天都盼着下雨看是否漏水……

至于我的房子,我一不是顶层(特意没有买),二不是边户(想买卖完了),所以漏水情况还好,飘窗边上有一点漏水的印子,但是看的出来kfs是整改过之后重新粉刷过,问题不大;剩下的就是窗户的问题,玻璃不牢靠,但当时觉得这个好说,换窗户就行。于是我开开心心的拿房准备装修。等后来水电结束后,某天狂风大雨,发现南阳台我说的那些松松垮垮的玻璃狂漏水,让物业的人来看了,发现是压根没有涂防水条。

那我对不起,我不劳烦您物业了,但也别怪我破坏你的外立面。

但拿房的时候还是发现几个郁闷的问题。

首先我南阳台不是落地窗!当时看的样板间和清水样板间都是落地窗,售楼小姐带我去我这一栋实地观察,因为当时我这一棟只有4楼和8楼还有房子,且那时候没有电梯,所以我们就去4楼看的,心想反正一个单元且户型一样。结果后来才发现,这小区每栋楼的倒数第二层不是落地窗,下面有70公分的墙……

其次南阳台他已经给我封闭了,而且封闭阳台的框架他为了外立面的好看,和顶楼用了一个整体的封闭阳台框架~意思就是我想换封闭阳台都换不了:我总不能在7楼和8楼之间锯开吧?kfs的封闭阳台做的很一般,而且是推拉式,我本来都看好了双层中空断桥玻璃,平开式,很气派。但是当时想着不给物业和自己找麻烦,所以没换。

等到刚才说的那次漏水,到现在物业也不来搞,那我就自己搞了~

这个只能怪自己,买房时懒得爬八楼……唉

to be continued…下一节就开始砸墙了~

装修日记:可视对讲移位奇遇记

和装修公司定下来的设计是房子取消入户花园,一半面积划拨紧邻入户花园的厨房,剩下的面积做成玄关。本户的可视对讲在收房时位于入户花园之内,现在因为取消了入户花园便要挪一挪地方放到防盗门门口去。

打拆时候很注意没有把从楼下上来的线弄坏,同时也请了水电工给我们在地上、墙上开槽并且埋好了管子,找来了朋友,虽然耗费了一点时间但还是很顺利的做完了这个工程。费时的原因是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弄可视对讲,在将所有的线延长、接上端子并且插上室内机之后,发现不管怎么折腾门禁的信号都无法上传上来,室内机屏幕上永远是蓝色的无信号。我们换线、换段子,将室内机拿到别人家去试验看看是不是机器的问题。这些都弄过了之后状况依旧,都准备破罐子破摔时,朋友提醒我说:你到楼下去呼叫一下你们家,看能不能通过下面把信号传上来。

果真是这个问题。因为在延长了信号线,重新连接了端子之后,机器无法识别信号,只有在楼下呼叫一次让室内机被动识别才行。

朋友出马自然是免费。但如果请本小区物业来挪可视对讲,他们请可视对讲厂家来施工,收费标准是1000元一次;请物业自己的人来施工,是600元人工费加10元一米的材料费,主要是电线,这么算下来起码要700。作为一个搞市场营销的,第一反应是有垄断的地方就能产生利润。怂恿了一下朋友,让他花了两天时间,在小区所有的电梯保护板上写了朋友的电话号码。当天就有两笔业务上门。他第二天去现场实际做了一家,因为是第一次施工,心里没底,不仅带了自己的一个马仔,还请了一个技术方面的专家。

他们三人从七点折腾到十点半,终于折腾出来了信号。本来收费是200元的人工费,50的材料费,人家业主自己心里过意不去,给了300。朋友第一反应:必须涨价,这价格没法做了。

次日朋友根据昨日的经验,研究可视对讲的说明和线路图,画一张简图方便现场施工。正准备大干一场,到了本小区才发现今天这电话不是业主打的,是物业打给我朋友的,白话来说就是钓鱼执法。原因是朋友这广告动了物业的蛋糕。

后来朋友吃饭的时候和我说,那天他进了物业的办公室,拜了码头之后物业还是不允许朋友自己来做生意。如果你不能从垄断者那里分到市场,那就去和他们一起合作。于是转眼间就变成了合作。朋友提出的要求是400元一家,包括材料费。物业不愿意,他们提出来的分成比例是四六分成。物业的x部门经理需要拿一部分钱返给厂商、同样也需要打点一些人。朋友的原话是我折腾两个小时还提供材料,如果没有500市场上不会有人来做,我这400已经是友情价。

那天离开的时候物业不让我朋友走,派了一个人挡住他的车子。朋友以为是要吵架后来发现物业还是希望和他好好合作。物业自己,做一户三个小时不止,何况他们还有别的工作,于是需要挪可视对讲的业主积压的越来越多,怨声载道,这对他们也不好,这是其一;其二,听朋友的意思,其实物业也需要从市场上请工人来,市场工人的价格和我朋友价格差不多,虽然稍微便宜一点点一点点,但他们需要找人找材料,很麻烦,如果能和我朋友合作,反而坐着收钱,反而简单。

还是没有能够谈拢。我分析了一下,估计是因为要打点的人太多,他们也不能让。朋友本来就对这事情三心两意:能做最好,赚个零花钱;做不成也没有关系不指望这个吃饭。

于是一拍两散。

地狱在身后

知乎上的一个小朋友直到他去世之后我才认识。

古人说人死如灯灭,除非流芳百世或者遗臭万年,绝大多数人在去世时都是在这一瞬间从时间中消失,即便凡人偶有只言片语留下,也只是身边的一些亲朋好友才能看到。一如我的外公,如今要旁人要找寻关于他的文字,只能在湖大的校史或者巨鹿的县志中或能寻得只言片语。

但在互联网上并不是这样。在互联网上一个网民的去世对周围的人来说仿佛只是打了一个分号,他的QQ、日志、微博等等只是停止了更新,但任何时候你依然能回头看到ta曾经写过的文字、从文字的字里行间又依稀能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仿佛这些人都没有走远,一如我经常时不时的懒得写blog一样:虽然停止了更新,但是迟早会回来,仿佛明日醒来RSS中又会有他们更新的信息。

豆瓣上曾经有个用户叫做青小土。在他去世后,和菜头写过一篇文章。从那些留在豆瓣上和其他网站的只言片语,我们似乎能还原一个人模糊的剪影,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剪影。那里有她的成长,有她的迷惘,有她的爱好,有她的生活。有她活着的意义。

和菜头说:

在这个明星的猫生病都会被长篇累牍报道的时代里,一个普通人死去了,无声无息,就像是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中国的文化非常现实主义,注重今生受用,根本不考虑来世或者永恒。以至于死亡像是今生最大的失败,一切的终结。幸运的是我们拥有网络,普通人一样可以留下自己的印记。凭借着这些碎片,亡者就不再是户口簿上冷冰冰的“消户”印章,而是可以被还原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要服务器没有关闭,电子信息就忠实地守护着主人的所有欲求和梦想,守护着他们的名字,他们作为人类的一生。

程浩我不认识。我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来生的是什么病,可从文字和图片中能够得知,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活动,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奢侈。用他的话来说,好好活着对我们来说只是一句放在嘴边用来矫情的词汇可对他来说确实要花120分精力才能实现的梦想。生活如此不简单。可他豁达、乐观,在这短短的二十年里,他读书,用鼠标一个一个点击着写字。他思想的深度甚至远远超过我这个比他还大了那么几岁的同龄人。他纠结生活的意思,纠结活着的意义,却每次都让这纠结成为思想的升华,让自己变得个更加通透。

文学中充斥着诸如“生命的长度同浩瀚宇宙的年龄相比仅仅是一瞬”之类的文字,一代枭雄织田信长也说“人生五十年, 如梦亦如幻”,可同宇宙相比是短短一瞬对一个人来说却是仅此一回的一生。当我们把生命定义为几十年甚至一百年的时候,当我们想着如何经营人生、成为人生大赢家的时候,程浩用他与众不同的人生和那个我们不曾高攀或者低就的角度,狠狠的让我们这些看似恣意的人生相形见绌。

活着,不论什么状态,活着的目的不仅仅是活着。

“你咽下的药,扎过的针,吃过的苦,受过的罪,不都是为了活着吗?你若是畏缩了,胆怯了,不想活了,那从前吃过的苦就白吃了,受过的罪就白受了,所有付出的代价,都变得毫无意义了。你甘心吗?”—-【那些话】地狱在身后

命运嘛,休论公道!